当代青年的“空心病”
发布时间: 2017-04-28 浏览次数: 10

  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在去年年底的一个论坛上作了一个演讲《时代空心病与焦虑经济学》,其引发的热议一直持续至今。徐凯文在这篇演讲中总结说,“一些学生因为价值观缺陷导致了心理障碍”,他称之为“空心病”——“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据统计,北大一年级的新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其中有30.4%的学生厌恶学习,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义。请注意,他们还是高考战场上战胜千军万马杀出来的赢家,身处中国象牙塔顶尖的北京大学,这种情形的出现难免令人咋舌。而还有40.4%的学生认为人生活着没有意义,觉得现在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活下去而已,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面对这个问题,北大徐凯文老师提出了“空心病”这个话题,引发众人深思。

  什么是空心病?

   徐教授称:“空心病看起来像是抑郁症,情绪低落、兴趣减退、快感缺乏,如果到精神科医院的话,一定会被诊断为抑郁症,但是药物无效,所有药物都无效。”空心病的核心问题就是缺乏支撑其意义感和存在感的价值观。“空心病”是一个比较形象的说法,不能算是一个严格的诊断标准,我们可以把它姑且称为“价值观缺陷所致心理障碍。”

   主要表现大概有这么几点:

   1.从症状上来讲它可能是符合抑郁症诊断的。

   2.他们会有强烈的孤独感和无意义感。

   3.通常人际关系是良好的。

   4.对生物治疗不敏感,甚至无效。

   5.有强烈的自杀意念。

   6.通常这些来访者出现这样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两天。

   7.传统心理治疗疗效不佳。

  空心病是怎么来的?

   在传统观念里,人生意义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层次由低及高。实现这些意义的主要方法是读书治学,进而成家立业——正是这种观念造就了空心病。他们不愿被社会既定的价值观同化,外界寄托的期望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他们不希望人生价值被教育锁定,也不想按照家人和社会的期许走上某种既定道路。遗憾的是,社会的评判和他们的家人、老师口中所谓的“正道”使他们屈服。在年少的时候,他们也曾想过未来的理想是什么,但总是得不出答案,只是在父母、老师的期待中学习。反观当下,有多少人是带着“努力学习”这样笼统甚至不能叫做目标的目标踏进大学校门?生活鞭笞着他们走,他们却不知道兴趣在哪里。他们心有不甘,时刻处于困惑和迷茫中,于是在别人问起来的时候,无奈地回答一句:“我不知道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那么,我们该怎么甩掉空心病?

   患有“空心病”的人,有着强烈的孤独感和无意义感,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而活下去,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似乎也是我们每个人都想追问的。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提到,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因而,一种负重的人生才能找到自己活着的价值和意义,越是具体的劳动越能拯救当下的虚无。意义不是想出来的,而是活出来的。当然,也可能像胡适所说:“生命本身没有什么意义,你要能给它什么意义,它就有什么意义。与其终日冥想人生有何意义,不如试用此生作点有意义的事。”生活也许归根结底是虚无的,意义也许究其本质是被建构的。

   1.重视过程

   我们在做每件事时,不要专注于意义或是结果本身,尽可能地享受过程,从而触发自己的感悟,丰富自己的内心。

   2.增强个人价值感

   常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培养一项兴趣,或是通过音乐、影视、文学,重拾对生活的热情。

   3.与他人多加沟通、交往

   双向的交流同时也会产生能量的互动,我们的确需要通过恰当的人际交往来宣泄负面能量,而不至于陷入自我的死循环里。